物业费不交

  • 时间:

【警察偷拍同事获刑】

本來業委會可以充當牽頭人的角色,目前在業委會缺位情況下,居委會、街道有責任介入調解。可以借鑒浙江湖州織里矛盾糾紛多元化解模式,引入各方力量和社會組織積极參与,形成多層次調解組織網絡。

事實上,天園閣小區碰到的難題,也是許多小區多少會碰到的,只是程度不一。細分一下,就是開發商和業主的矛盾、業主與物業的矛盾、業主與水電公司的矛盾,如果能一一化解,應該可以避免最壞結局的出現。這就需要一個強有力的牽頭人,採取更靈活變通的解決方案。

杭州市中心有個叫天園閣的老小區,經常停水斷電,居民苦不堪言。最近,這個小區又面臨一個大問題:在今年6月原物業撤走後,年底暫管物業也將撤離,留下一個爛攤子,到時候怎麼辦?(詳見本報11月19日3版)

物業費不交,物業管理運轉不起來,水電費不交,停水停電也就自然而然。小窟窿越來越大,到現在變成了大窟窿,就更難填補了。

隨著時間推移,許多小區陸續步入中老年階段,屆時也會碰到物業維修、管道老化、公共區域破敗等“爛攤子”問題。天園閣的問題能妥善解決的話,無疑可以為小區物業管理糾紛化解提供一種有益的辦法。

但是,天園閣的問題真的就無解了嗎?當然不是,不能任由事情這麼拖下去。那麼,天園閣怎麼才能不被這178萬元“噎死”?

原因是與開發商的糾紛,這裡的業主陸陸續續拒繳物業費、水電費,久而久之,歷史積欠多達178萬元。

於是,天園閣的諸多矛盾延續20年,一直得不到徹底解決。

只不過,這些道理和理由,放到現實層面卻不一定行得通。比如,在回遷戶和開發商的糾紛中,由於開發商只是口頭承諾,無憑無據,真的要打官司,回遷戶是沒有什麼勝算的,官司也就沒有打起來。

具體來講,一是社區、街道要積極引導小區成立業委會,讓業主訴求有統一表達渠道;二是,司法機關上門服務,進行普法宣傳和糾紛協調;三是,引進社會公益組織,為小區業主做好公共服務,解決其日常生活難題和後顧之憂,讓居民恢覆信心,有安全感;四是,在有關部門、社會組織不缺位的情況下,展開多方參與的事務協商和糾紛協調,拿出合法合理合情的解決辦法。

從道理上來講,業主與開發商的糾紛是一碼事,水電費、物業費又是另一碼事,兩者不能混淆。要求開發商兌現承諾,並不是不交水電費的理由。如果業主認為開發商違約,應當走法律途徑維權。而業主不交物業費,物業公司也是可以通過打官司來追討的,包括自來水公司、電力公司,對長期不繳費的用戶進行斷水、斷電,也有其理由。

物業公司倒是有把握通過打官司來追討物業費,但是,天園閣的住戶多數是老人,跟這些老人打官司,似乎又下不了手。水、電公司給這些老人斷水斷電,又似乎不夠人性化,遇到極端天氣還可能造成惡果。

老挝发生6级地震詹姆斯和自己击掌西安的哥委屈奖南宁老人超市上吊网红阿沁刘阳分手塔图姆晃倒乔治杨紫现身整形医院日本教授偷内衣警察偷拍同事获刑宋祖儿被摘假睫毛失重餐厅玻璃砸人西安的哥委屈奖寻飞夺泸定桥勇士1亿条信息泄漏人行道仅两脚宽英国王子否认性侵北京延庆投入50亿赵孟頫书法2.67亿王宝强冯清疑同居西安的哥委屈奖河北男子杀害四人江一燕道歉詹姆斯和自己击掌意142名女性遭杀140万到手5万5山东煤矿11人获救山西煤矿爆炸事故人大毕业生失联星辰大海演员计划宋祖儿被摘假睫毛